28女要过年了。我要回家去

28女要过年了。我要回家去

我是一个屠宰工人、几月

我是一个屠宰工人、几月

生肉瓦解是屠宰的兴味吗

生肉瓦解是屠宰的兴味吗

康乐屠宰场招人啦工资5

康乐屠宰场招人啦工资5

大宗屠宰场(点)将被合

大宗屠宰场(点)将被合

宰杀剥皮男肉畜 女肉畜被

宰杀剥皮男肉畜 女肉畜被

过年杀女人吃肉 屠夫宰杀

过年杀女人吃肉 屠夫宰杀

稳定天堂战后皖南杀活人

稳定天堂战后皖南杀活人

SAP屠宰加工屠宰行业ERP

SAP屠宰加工屠宰行业ERP

分卷阅读11

  她胯下微微张开,从里面冒出的热气分外浓郁,那没有钻进去的半截蛇尾很柔顺地拖在她屁股后面,象长长的尾巴。

  玉面郎君取过一只筷子,在琴儿撅起的屁股上轻轻一戳,不费什么力,就如戳豆腐一般,很轻易就戳出一个洞,冒出一些油脂来。

  玉面郎君呵呵道:“当然嫩啦,无论是美女蛇羹汤,还是鳗鱼美人汤,都是选取未成年的小姑娘熬制的,为的就是这份鲜和嫩。象你们这样已成年的姑娘,是万万做不得美人汤的,只能清蒸、红烧或是活烤。”

  清云道:“活烤我晓得了,就是象处理胡灵姐姐那样是吧?那清蒸、红烧又是咋样弄的?”

  玉面郎君笑道:“呵呵,这还用问吗?清蒸当然是洗剥干净了,抹上调料,放在蒸笼里蒸啰,你吃过清蒸鲈鱼吧?原理大同小异啰!红烧也一样,和红烧鸡块差不了多少,先是放在锅里焖烧,然后放上各种配料和汤料。”

  清云神往道:“哇,人肉这么多做法啊,这活烤是吃过了,可全人清蒸和红烧还没吃过呢!相公一定要满足我们的口欲哦?”

  玉面郎君呵呵道:“放心吧,以后有你们吃的,我们还是快来处置琴儿姑娘吧!”

  说着把琴儿姑娘翻过来仰躺,然后取过一把尖刀,用手拨开琴儿,将刀尖伸进去,往上一划,一下就将女姓那完美的阴阜剖成了两半。

  刀锋继续向上划去,如划布帛一般,嫩白的肌肉向两边滑开,露出里面鼓鼓的东西来,一直划到胸骨才停止。

  待热气稍散,只见琴儿子宫里,大蛇呈麻花状挤在一起,肠子也被大蛇撑得圆浑饱满。

  玉面郎君取过一个盘子,把子宫里的大蛇捞出来切成片装好,然后将肠子拉直也剁成小片状盛装在精致的餐盘上摆好。

  然后又挥动刀子,把琴儿微微鼓起的嫩乳、翘起的臀肉和胯下被分成两半的阴肉割下来,再分放在另一个盘子里,才吩咐厨师把琴儿其余的部分削成片再端上来。

  然后午餐便正式开始了,众女喝着锅里的清汤,满脸都是陶醉的神情,赞叹道:“哇,真鲜!

  ”玉面郎君道:“这汤滋阴补阳,生津润肺,还有美容的功效,特别是对怀孕的产妇来说更有奇特效果。”

  众人喝着蛇羹汤,品着从琴儿身上切下的肉片,边吃边聊,一真吃到黄昏时分,才尽兴罢餐。

  可怜琴儿一身嫩肉,被吃了个干干净净,汤也被喝了个点滴不剩,最后只剩下一堆空空的骨架摆放在条案上,象是要证明琴儿最后的存在。

  清云更是在玉面郎君脸上打个香吻,娇媚道:“多谢夫君,清云还从未喝过这么鲜美的汤呢!”

  就连一向文静内向的阿雪也笑容若花,刚想说上两句,却忽然秀眉紧皱,捧着肚子一副痛苦的神情。

  玉面郎君不由呵呵笑道:“你就不能悠着点啊,好象吃了这顿就没有了下顿似的!”

  他本是一句戏言,却没想到一语成齑,阿雪当真没等到吃下顿人肉大餐,半个月后,就被做成了“天女淫梦”,成为了新人肉馆的庆典大餐。

  饭后,众女陪玉面郎君去外面转了转,方才回府休息。当晚,众女自然免不了要犒劳犒劳玉面郎君,一番肉体缠绵之后,方才沉沉睡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,玉面郎君和众女还酣睡未醒,忽然雪儿闯了进来,摇醒了玉面郎君和曲夫人婉素。

  雪儿是婉素的贴身丫头,才十二三岁,虽然年纪还小,可玉面郎君和众女干任何事情都没有避着她,包括在交欢的时候。

  雪儿年纪虽小,也见识了不少大场面,象玉面郎君狂肏胡灵姑娘、狂肏秋儿姑娘,她都在旁边看了个饱,玉面郎君和众女胡天黑地时也经常在旁边围观,所以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  玉面郎君也不觉得有丝毫羞涩,他翻身坐起来,诧异地看着雪儿,问道:“这么早,有什么事么?”

  雪儿看了看玉面郎君胯间那累累的一坨,方才道:“阿三阿四回来了,两人都负了伤,说老爷出事了!”

  “啊!”玉面郎君忙从床上爬下来,说:“快带我去看看!”说着就往外走。雪儿忙道:“姑爷,你还没穿衣服呢!”

  玉面郎君才恍忽过来,是啊,衣服昨天在落凤山被震成碎片了,自己还没有衣服呢!

  这时婉素也从床上爬下来,吩咐道:“雪儿你快去把老爷原来的衣服拿一件来给姑爷穿上!”

  好在众女们的穿戴都很简单,为了和玉面郎君行事方便,那些累赘的小衣内裤都舍弃了,只套了一件外裙。

  客厅里,阿三阿四一个头缠着绷带,一个手缠着绷带,还在那儿哼呀哼呀的,看来伤得不轻,他们的衣服也都破破烂烂的,一看就知道是山上的刺荆给挂的。

  阿三道:“我们跟老爷到了太原后,和陈将军基本谈妥了开设人肉馆的事,也按姑爷的意思购置了房产,并稍加改造和装修。”

  “当一切基本妥当后,老爷准备回来看看家里,再和姑爷一道去太原,因为还有一些事情陈将军想和姑爷亲自协商。”

  “谁想我们回来时刚走到卧龙山,忽然山上冲下来一群强盗,要抢劫我们的财物。”

  “老爷上去和他们交涉,不知怎么讲恶了,那为首的强盗挥手一刀,就把老爷砍成了两半,我们见势不妙,只好弃了财物逃走,幸亏我们跑得快,才没有被他们追上,但也都受了伤。”

  清云一听曲老爷死了,“哇”一声就哭了起来,香月和梅花也都悲悲切切地,婉素也是一怔,六神无主。

  虽说婉素香月梅花近期受玉面郎君的滋润,巴不得曲老爷一辈子别回来,好和玉面郎君快活,可必竟一夜夫妻百日恩,听到曲老爷死了,还是不免悲伤。

  玉面郎君和阿雪阿遥嫣儿忙分个劝慰,婉素香月和梅花本就伤心有限,心里已在窃喜以后可以正大光明地和玉面郎君在一起了,所以稍加劝解就止住了悲声,只有清云还抽泣个不停。

  阿三阿四见众夫人和小姐哀伤不已,心里更是惶恐,忙道:“夫人,都是阿三阿四不好,请夫人责罚我们吧!”

  婉素揩了下眼泪,叹道:“这只怪老爷命薄,与你们何干,况且你们也尽到责任了,还是先商量老爷的后事吧!”

  当下众人在一起协商了下,开始操办曲老爷的葬礼,由于曲老爷连尸身也没能弄回来,只好找了几件曲老爷身前穿过的衣服,放入棺材里,又找了几件曲老爷喜欢的古董放进去,风风光光地葬了。

  办完曲老爷的后事,玉面郎君想到太原的事也不能耽搁,便和婉素商量了下,决定第二天就启程前往太原。

  众女们听到消息,都嚷嚷着要跟去,玉面郎君正合心意,暗道:“如此正好,我正愁找不到机会吃你们香嫩的美肉,到了太原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,呵呵,到时候把你们一个一个都弄上餐桌,大快朵颐!”

  众人稍作收拾,第二天就启程了,同行的有纯大师及众厨师、阿雪阿遥、清云、钟嫣儿、玉秀、香月和梅花,由阿三带路。

  曲夫人婉素则留下来料理曲府,待一切安排妥当后再赴太原,阿四也留了下来,到时为曲夫人领路。

  声明:小说玉面郎君系列之无音神尼(全)所有文字、图片、评论均由网友发布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、非法内容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。